返回

厕所小便毛茸茸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0760hifi.com
     厕所小便毛茸茸 (第1/3页)
    

街市上,人来人往。行马声,吆喝声,不绝于耳。

楚嫣和时纪的身影没入人群之中,显得十分不起眼。

在绣坊时,时纪和楚嫣特地选了较为普通的衣裳换上。此次出行,他们二人本就是秘密行动。所以乔装成最普通的百姓,融入街头人群之中,才能更进一步掩人耳目。

天边,红日高悬。无边天色下的随城,安然一片。

从熙熙攘攘的街头行出后,时纪带着楚嫣去了路口处的一家客栈。

“子修哥哥,我们要去见谁?”跨入客栈大门时,楚嫣贴近时纪,朝他轻声问了一句。

时纪抬手一扣,便稳稳地牵住了楚嫣的手,他凑到她耳边,柔声应道:“去见罗城知县叶大人,还有知州府的周捕快,我们要去和他们会合,商量之后查案的事。”

时纪的声音极轻,他的薄唇几乎贴着了楚嫣的耳垂。

男人灼热的吐息近在耳畔,那滚烫的温热像是烈阳烧过指尖,直让人心难耐。

感受到时纪的呼吸近在咫尺,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还萦绕在耳侧,不过须臾间,楚嫣的脸便烧了起来。她下意识地回握住他的手,紧随着他的步伐,走上了客栈的二楼。

行至客栈二楼的最东面,一间修缮得极为古朴雅致的房间映入眼帘。

掀开轻薄的门帘后,时纪牵着楚嫣,跨进了房间。

见着了姗姗来迟的时纪,一袭便服的周捕快迎面走来。他朝时纪拱手行了一礼。

“大人,叶大人已在此等候您多时了。”

这话一落,坐在里间的叶焱循声走来。

“我说时大人,你怎么才来啊?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……”

掀开里间的帷帘后,见到了时纪身侧的楚嫣时,叶焱即将要说出的话,顿时就止住了。他摇着扇子,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。

“原来有佳人陪同啊?难怪难怪。”

其实叶焱知道时纪会带楚嫣过来,来随城之前,他们二人就已商议好了。只是难得碰见时纪单独带女子出行,而且还是以这么亲密的关系示众,叶焱不免想打趣一二。

“你们二人这身装扮,还真像一对刚新婚不久的小夫妻。”

语落,楚嫣红着脸垂下了头。她的手心里不由地渗出了层层汗珠。

闻见叶焱话里的打趣意味,时纪淡淡地觑了他一眼,而后,他紧握住楚嫣的手,牵着她在木桌旁落座。

木桌上摆满了各色瓷碟,其中不仅有颜色各异的鲜花饼,奶制糕点,还有不少烩制的鲜辣之食。

随城人嗜辣,城中百姓十分爱吃用红油烩制的鲜辣之食。譬如由辣椒油熏制的肉.肠,还有由红油焖制的田螺……以及各类鲜辣制品。

时纪伸手将木桌上的鲜花饼和奶制糕点推至楚嫣面前,顺势递了一块羊奶糕过去。他双眸微抬,微微含笑,柔声道:“随城的羊奶糕在霖州很有名,你以前可曾尝过?”

楚嫣眸光中盈满笑意,她抬手接过羊奶糕,继而回道:“小时候爹爹来随城贩运丝绸时,经常给我带,不过已经过去很多年了,我好久没吃过羊奶糕了。”

见时纪和楚嫣旁若无人般的轻声细聊着,叶焱抬手掩唇,故意咳了几声,表明自己还在场,这里间可不止他们二人。

“随城的辣食小吃也是一大特色,时大人你也可以试着尝尝。”叶焱伸手将装有辣肠的瓷碟推至时纪面前。

“叶大人可是忘了上回的事?”

时纪及时止住了叶焱的动作,他眉目肃然,声音异常清冷。

这话一落,叶焱的脸不由得一红。

上回时纪去罗城,叶焱设宴招待他时,置办了不少随城的吃食,其中就有这辣椒油熏制的肉.肠。那日时纪被肉.肠里的辣椒油呛了一口,他脸上烧起的红晕,整整留滞了大半日才散去。为此,叶焱打趣了时纪好久。

一想到叶焱不怀好意的坏笑,时纪仍心有余悸。

“时大人不喜欢,楚小姐你可以试试啊。”

叶焱眉心一动,脸上的尴尬之色恍然不见,很快抿嘴一笑。

正对上叶焱投来的目光,楚嫣抬眸朝他礼貌一笑。

叶焱会意后,微微勾了勾唇。

已过多年的事,又一幕幕卷入他脑海中,清晰可见。

在此之前,其实叶焱老早就认识楚嫣。他来罗城上任那年,恰逢霖州闹灾荒。那一年,北戎又时时发起战乱,霖州百姓深受其害。当时因为赈灾粮草不够,有不少灾民流落街头,只能以乞讨为生。后来,霖城富商之首楚尘在街头搭起了木棚,无偿为当地灾民发放粮食,救济受难百姓。那时楚嫣跟随楚尘,也在一旁协助他放粮。而叶焱也是在那时认识了楚尘一家。

那年楚嫣正值豆蔻年华,她模样清秀,站在楚尘身侧的情景叶焱还依稀记得。没想到几年后,再次见到她时,她却出落得这般美艳动人。就连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间,都带着顾盼流转,秀而不媚的意蕴。

“军犬可带过来了?”时纪淡淡地问,此时他眉宇微舒,神色十分平静。

叶焱还沉浸在多年前的回忆中,未回过神来,自然没将时纪的话听进耳里去。

时纪顺着叶焱的视线看去,知道他的注目点在何处时,他沉沉的嗓音适时而起。

“叶大人?你在看什么?”

叶焱陡然回过神来,正对上时纪冰冷的目光。他讪笑道:“只是见着了楚小姐,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件事,有些感慨罢了。”

“你认识阿嫣?”时纪微眯了眯双眼,一对墨瞳又紧盯着叶焱不放。

叶焱被时纪的目光盯得背脊一阵发凉,他努力扯开一个笑,出口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。

“时大人,我口中的认识和你所理解的认识截然不同。霖州闹灾荒那年,楚员外曾经给罗城捐过粮食,之后我与他,有过不少往来。所以这才认识了楚小姐。”

语罢,时纪执起瓷盏,置于唇边,十分平静地抿了口清茶。

见时纪的眉宇松了松,叶焱又继续道:“霖州百姓都说楚员外是他们的大恩人,都争先恐后急着要与他攀亲家呢。前几年楚小姐还未及笄时,就有不少人登门求亲呢。”

叶焱转眸,看向楚嫣,笑眯眯道:“楚小姐如今是不是已经订亲了?是哪家的公子哥啊?”

楚嫣甜甜一笑,梨涡轻陷,摇了摇头,回道:“还没订亲。”

闻声后,叶焱眸中的笑意愈浓了。他修长的指尖轻扣住瓷杯,十分闲适地拨弄着瓷杯上印着的胎纹。他狭长的凤眸轻瞥了时纪一眼,随即唇角轻扬,笑道:“我表弟上个月刚及冠,近来我姨母在替他四处说媒,楚小姐可否愿意与我表弟见上一见?看看对不对得上眼缘?”

旋即,楚嫣的脸微微躁动,她正欲出声答复,时纪却直接开口将话截了去。

“叶大人的表弟是半个月前在万春苑酗酒过度闹出事的陈大公子么?”

时纪的声音肃清冷峻,他眉宇轻挑,墨眸微闪,满含冷静与疏离。

顿时,叶焱被这话狠狠一呛,感受到时纪身上的冷气与敌意,他的嘴角直接僵在了原地。

时纪静静地看着叶焱,挑起的眉梢不曾动一下,与不久前温声细语的他恍然不似同一人。此时他冷静自持,清冷倨傲的样子,让叶焱不由心中发麻。

“叶大人此行到底是为了公事?还是特地来说媒的?”时纪似笑非笑地看着叶焱,他的语气明明再平常不过,却让叶焱心里直发怵。

一时间,四周阒然无声。楚嫣连忙开口打破此时的沉寂。

“子修哥哥,我想去七巧阁买些玫瑰酥和羊奶糕。你和叶大人先聊公事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时纪的黑眸中流露出些许柔光,他随之应声道:“我让周捕快去帮你买。”

楚嫣勾唇一笑,轻轻对上其温柔的双眸,俏皮道:“好多年没来随城了,我想去街头逛逛。”

见此,时纪没有再犹豫,他嘱咐好周捕快,让他陪护在楚嫣身侧。

片刻后,楚嫣便出了客栈。

叶焱的关注点一直在楚嫣和时纪身上流连。

仔细观察了一会,他的心中便有了猜测。

这时纪,平日里待人极为疏离。总是端着一张冰冰冷冷的面孔,见了谁都是一副清冷倨傲的样子。上回在万春苑的事,叶焱还清清楚楚记得。

那花魁凑近时纪身侧时,他眉眼间疏离尽显,整张脸阴沉的吓人。但是方才他对待楚嫣的态度,却和往日的他截然不同。

若不是亲眼所见,叶焱当真不知时纪待人竟还会有如此温柔的时候。

时纪温声细语地与楚嫣交谈的画面,还凝滞在叶焱眼前。当时,他眼里眉间流露出的情意,谈笑之时的温柔缱绻,全都是给楚嫣的。这些细节,已被叶焱尽数收入眼底。

方才叶焱提起说媒的事,也是为了试探一二。

结果他还是刚开口一问,时纪便迫不及待地与他杠上了。

若说时纪对楚嫣只有普通的兄妹之情,叶焱还真不信。

思量间,叶焱又想起了霖州花灯节那日的事。

越想他越是确定了心中的猜测——那夜伊河畔与时纪亲密拥吻的女子就是楚嫣!

思及此,叶焱眸光骤亮,神色间全是深以为然。

“时大人,那夜在伊河畔与你亲密拥吻的女子,就是楚小姐?”

叶焱的话明明就是肯定的语气,但他却故意沉下声来,装作询问的口吻,淡淡出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0760hifi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